Persona

超蝙,赤琴赤,威擎,有平

【超蝙】 【金属】 Drown in You(溺亡)

Summary:假如蹂躏者不是黑暗骑士团的一员,而是单人SOLO,在各个宇宙追杀各个超人,直到遇见主世界恩恩爱爱的超蝙。

 

#有漫画原台词改编。

#对原情节有改动。

 

(上)

The sun has scorched my world.

太阳烧焦了我的世界。                            ——布鲁斯·韦恩

 

 

他们曾视你为光,克拉克。

 

大都会。城中心。残旧的报纸漫天飞扬,鲜血和烧痕描绘出一张张死人的脸。油墨削去了那死气沉沉里生长出的恶之花的凄厉,黑白无言。

明日之城,一片死寂,惟余风声。

 

我曾视你为光。

 

摩托的引擎声刺破夜幕寂静,尖啸一如警钟长鸣。

他冲出黑暗,背上长矛划过森冷锐利的绿光,与天边惨白月色遥遥连成一线。呼啸的风声盖过他的喘息与心跳,高楼飞速后退。但是还不够。

还不够快!

心脏发出急促尖锐的哀鸣,像是绷到极限的弓弦发出的颤音。

拜托了,快一点!

 

我早该料到的,是我的失误。

我早该料到你言犹在耳的信誓旦旦不过是一个注定夭折的天真梦想。

我早该料到你那该死的三原色不过是披着无害羊皮的伪装。

我早该料到我一时的松懈终会将我逼到无路可退。

我早该料到的,人间之神保护人类,也总有一天会降罪人间。

你真是骗过了我们所有人,不是么,卡尔?

 

背后风声猎猎,热视线卷着气浪锥子一样钉穿他的骨头,血光染红白月。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整个右臂飞出去,与之一同掉落的还有那支救命的长矛。

视野翻滚过几圈,因剧痛而颤抖歪斜着,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从飞驰的摩托上摔下来的滋味可不好受,他以一个败将的不堪姿势匍匐在神明脚下,人间之神漂浮在半空,双手抱胸冷眼欣赏着他的狼狈。

 

我信不该信之人,这是我的报应。

我爱不该爱之人,这是我的罪孽。

他们所有人本不该死去。

满盘皆输。

 

“布鲁斯。”卡尔的声音。

他感到心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他死死地捏住心脏,捏住这该死的背叛理智的叛徒。他希望卡尔没有听见,可是——去他妈的,他肯定听见了。

“我不懂,联盟成员私下里交头接耳时,他们总说你可以打败我——如果我们真刀真枪的话。”

 

我不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或许是氪石,又或许是达克赛德和卢瑟研制出了什么新型武器。

 

“但是你知道的吧,你们人类在我眼中有多么脆弱与渺小。”

 

我们疯了似的寻找真相与解药,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相信,那不是你,你永远不会伤害我们,永远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

直到——直到你杀了露易丝。那个我曾为了你,发誓要保护的女人。

那一刻我明白,这一切是如何变成这样的不再重要了。

我也明白,这是如何变得不再重要的。

卡尔,那就是你。

不是你的卑劣之处或是黑暗面,那就是你。

满嘴谎言的伪善者。

 

“只要我看你一眼,你就会被我撕碎;我稍微呼吸一下,就能将你的心脏冻僵,哪怕是最温柔地碰你一下,也足够打碎你的每一根骨头。而你又有什么,一根矛吗?”

 

我从来都清楚你的力量是多么危险的存在,但我坚信你不会出手。你是人们心中流淌的希望的河流,你从来单纯、天真、友好,就像是灼伤黑暗的太阳。

 

“你告诉我,你靠什么来打败我?”

 

这很伤人,克拉克。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这让我伤的有多深。

决定将所有的一切付诸行动。

 

视线开始因失血而扭曲、摇晃,逐渐模糊。他按住伤口,闭上眼睛,一字一句的开口。

“我真的爱过你,克拉克。”

左胸嶙峋肋骨下的疼痛开始变得尖锐且剧烈,就像是什么地方的什么人在一口口吃掉他的心。

“我真的爱过你,我相信过你曾对我们许下的诺言,我相信过那个你所描绘的理想世界,我也相信过,你将带领我们走出黑暗(guide us from the night)。”

 

他残存的左手在腰带间摸到了那个开关。

按下去,按下去,结束这一切。

 

“但是你打碎了这一切。”

 

我曾以为我会下不了手,即使在我目睹了你在我眼前犯下的罪行之后。

我心中始终有方寸之地在尖叫着让你活下去。

尽管现在依然如此。

是因为友情,还是因为爱,或者是因为布鲁斯那颗残损的心。

 

“你向我们证明了一切不过是一个谎言。”

 

但是克拉克,你没有给我留退路。

你,我最好的朋友,你没有给我留退路。

 

他按下了那个钮。

 

病毒感染程序启动。

【10%】

他曾是血肉之躯的凡人,所以他脆弱。

【20%】

他曾有永不突破的底线,所以他强大。

【30%】

但是这一刻,他必须超越这前两者。

【40%】

并将布鲁斯·韦恩作为过往的一部分抛弃。

 

【50%】

程序不可逆转。

 

他感受到转变的剧痛,他听见新的血肉蓬勃生长的声音。岩浆在血管里呐喊奔腾,他感到了久别的生命力与轻松,在黑暗无光的八岁之后,在他爱上克拉克之后。

记忆的长河溅起水花,闪光的碎片在他身边如流水一般地逝去,他在浮光掠影里看见光明如昔的大都会,小巷错综的阴森哥谭,端着小甜饼的阿尔弗雷德,执剑的亚马逊女战士戴安娜,嚼着披萨的巴里和目不转睛盯着看的绿灯。还有亚特兰蒂斯统领七海的海王,四只叽叽喳喳的罗宾鸟,天行异客火星猎人……

以及光明之子,克拉克。

所有那些在灾难中死去的人。

 

所有那些因我的失误而被你杀死的人。

 

他听见城市上空呼啸而过的悲风,他听见仿佛永不停歇的恶魔的怒吼,许久之后他才发现,这是他自己的哀嚎。

【60%】

【70%】

【80%】

【90%】

你认为人类渺小,你认为人类无能,那是因为你,高高在上的神明,你永远也不会明白,在泥地里挣扎的我们,人性那无底线的黑暗深渊,到底有多强大。

你并不勇敢,人类才是。

 

【100%】

风声过耳,半空中浮现一轮圆月如血,映亮这世间斩不断的爱恨贪妄,逃不过的生离死别。

他直直地朝神明冲去,以恶魔的滔天力量与恨意。

 

我们之间,终究是这个结局。

 

 

(中)

卡尔的躯体在他的手下被撕裂,而这感觉%&#好极了。

他不记得自己穿越了多少个宇宙,也不记得自己多少次手刃卡尔。他以为自己会因此感到不忍或愧疚,但是没有。

 

你无法再伤害我分毫了,卡尔。

 

他只感到压抑已久的愤怒,和漫彻太空的空虚。

就好像一切又回到了起点,阴暗无光的犯罪巷,童年被拦腰截断,断面鲜血淋漓地暴露在空气中,多少年过去了依旧溃烂。

 

北极的暴雪肆虐,大片大片的雪花在白色风暴里盘旋,像是无数鸽子在拍打着翅膀。

拥有神祗般力量与容颜的人安静地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他三原色的制服和身下的皑皑白雪。不远处依稀可窥见的孤独堡垒沉默地伫立着,像是一座晶莹的无言的丰碑。

 

我让你长眠于此,卡尔,这是一座比你的人格高尚太多的墓碑。

你应该感谢我。

 

他蹲下身,从这个超人的制服暗袋里抽出折了几折的情侣照。星球日报的顶楼,洒满阳光的大都会,黑框眼镜小记者穿着老土的格子衬衫,冲着镜头露出一个紧张十足的微笑,湛蓝的眼睛如同切割完美的钻石,折射出的太阳光几乎能将人灼伤。而依偎着他的女记者,卡其色大衣在晨风中翻飞猎猎,拢着长发,眉目舒展,巧笑依然。

他盯着那两张笑脸看了几秒。

 

你应该感谢我,是我拯救了这个世界的露易丝,和你那座该死的明亮过头的城市。你也应该感谢我,我让你像个英雄一样地死去。世人不会看破你鲜艳配色下的本质,也不必承受你强加于他们的虚假信仰。

 

照片左下角被血浸得模糊不清,但依稀还可以看出World’s Finest的标志。他几乎都快忘了,这个他们亲手设计的小小图案,可怜地龟缩在克拉克满得快要溢出来的幸福的角落里,看着那对新人相爱、接吻,步入婚姻殿堂。他曾在他的世界里,在一模一样的照片上的同一个地方,私心地留下了代表自己与克拉克的图案,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克拉克今后的生活里占有方寸之地。

他还记得当年的自己,将代表超人的“S”嵌进了代表蝙蝠侠的蝙蝠图案,就好像将克拉克深深地嵌入布鲁斯的心,一笔一划狠厉地重复着,尖锐地,疼痛地,日渐加深,不可消褪。

他还真没想到,这个世界的蝙蝠侠竟也是个像当年的布鲁斯一样,被希望蒙蔽了双眼与引以为傲理智的大傻瓜。

 

你给予我们的虚假信仰,克拉克。你给予我的虚假信仰。

希望。

希望是什么?希望是一个太容易让人信以为真的谎言,它从黑暗中伸出手蒙住我们的双眼,告诉我们只要看不见命运的凶险可怖,就能成为无所畏惧的勇士与其抗争。

你将你的信仰强加于我们之上,将人类高高抛起又松手让我们跌进深渊。你愚弄了我们,让我们以为你总是会出现并为我们而战,激励我们变得更好。

谎言,才是你给予我们的真相,是所谓信仰的真相,是所谓希望的真相。

 

他良久默立于风雪之中,雪花砸在身上化为冰冷的水珠,顺着粗糙的面颊——如果那还能称之为面颊的话——飞速地划过。

 

卡尔,我希望你能在多元宇宙中听见我此时此刻所说的话,听见我对你的厌恶。自那天起,这么多年以来我终于从深爱你的痛苦中解脱——而这一切全都要感谢你,是你递过了那把斧子,也是你砍断了那把锁。

 

我还有多少人可供怀念,还有多少过往可供回首。

No one.

Nothing.

I’m breaking free now.

 

他毫不犹豫地把那一角撕下,碾碎,血红的残影瞬间没入铺天盖地的白色风暴。

那不过是所有面目全非的荒芜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点鲜活的往昔。

 

你曾给了我一个黑暗之中的光明一般的谎言,克拉克。

然后,你用你的谎言,蹂躏了我的整个世界。

 

(下)

他就要死了。

 

还没被工业文明污染的北极,夜空干净得像一把平滑锋利的刀,低垂的深蓝天幕间撒着寥落的银色星辰。

 

他就要死了。

他无比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从这个角度看,天空新奇得让人陌生,或许只是因为他太久之前就放弃了仰望。

 

腐朽的肉体在药物的作用下迅速衰败、瓦解,疼痛像鱼吐泡泡一样从他的四肢百骸里爆裂开来——这种生疏太久的原始感官。

就像听见被掐住脖子拎起来的卡尔,与他四目相对的刹那,随着血迸出来的那句不可置信的“布鲁斯”一样。

一个泡泡吐出来,“啪”地碎了,疼痛却像腐烂浆果里有毒的汁液一般溅到各个地方。

 

无从解释的怒火从心底烧起来,他疯狂地将卡尔砸在地上,又对着他的胸膛将他狠狠踩进雪里。这个世界的卡尔在他手下死命挣扎着,面孔痛苦地扭歪,喉间鲜血随着呼吸发出煮沸般咕噜咕噜的声音。

“布鲁斯!”

又是一声。

 

闭嘴克拉克!

 

他将卡尔从雪里拔出来,用上所有必要不必要的力气死死扼住他的咽喉,像是要将布鲁斯·韦恩这个名字生生掐死在漫溢的血里。

“布……B……呃……”

 

你以为我仍是那个不靠谱的花花公子,那个穿着义警戏服的普通人?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

你杀了布鲁斯·韦恩,我将其长埋于黑暗地底。

即使游魂归来,你也不可能认出那张面目全非的骷髅脸。

 

雪花。画面变暗。断片。

 

他躺倒在地上,风雪掩盖了他的视线,旷野中央的红与黑模糊不清地相互交错,有什么东西挣扎着呼之欲出,从十八层地狱之底。

 

不可否认这是他见过最接近他记忆的克拉克,鲜亮的制服,人畜无害的笑容和小卷毛,胸口象征着希望的河流蜿蜒向前奔涌不息,湛蓝的眼底迸溅出金铁相撞般的点点星火,光明,炽热,蓬勃,但是不安定。

那幽深的水潭中炽烈的火的倒影,卡尔的面孔在烈焰间隙间一闪而过,如同古老神话中的悲喜塑像,一半天使一半恶魔。

然后他就愚蠢地停顿了一秒——仅仅一秒,背后劲风袭来,杀死超人的机会就永远地失去了。

 

因为……因为什么来着?细胞自毁程序引发的高热烧糊了他的脑子,他的身体在剧烈地挣扎着——他知道,而记忆从残破的豁口里钻了出去,痛苦地收缩翻滚,拖着尾巴苟延残喘。

 

那片毫无意义的黑红斑驳终于有了点具体的轮廓。

他想起来。

因为这个世界该死的蝙蝠侠。

一个配备了毁灭日病毒抗体的多管闲事的蝙蝠侠。

制作抗体太花时间,他曾尝试过,可是他失败了。他不可能在化身蝙蝠侠打击犯罪担任联盟顾问处理公司事务训练罗宾的同时还彻夜工作研究病毒解药。那需要削骨般的精神集中力和严格的隔离,以及一个愿意整天泡在蝙蝠洞里的超人。但不巧那段时间露易丝刚刚查出身孕,超人沉浸在准父亲的惶恐忙乱里不说,更不可能将高危病毒的威胁带到怀孕的妻子身边。

 

他看着将整个浸在血里的超人扶起来的蝙蝠侠——视线在剧烈地颤抖着,但这并不妨碍他看清超人含血而带笑的唇角,他惨兮兮的面孔因为某种显而易见的原因一瞬间变得明亮而有生气——惊喜点亮了他的蓝眼睛,把他变成了小镇男孩克拉克,眼里纤尘不染的天空映出对面人抿紧唇线的倒影。

“B你没事!”

“……蠢货。”

 

那是他曾从旁见过千百次的眼神——天神之子不加掩饰的爱与迷恋;那也是他曾求而不得的眼神——对着露易丝,而不是对着他。

他曾偶尔,极其偶尔地,会在超人微笑着俯视大都会时抬头仰望他被阳光深深刻出的轮廓,那是不属于哥谭深渊的对世界纯粹的热爱与善意——超人不属于哥谭,而克拉克不属于他。

而这个世界的布鲁斯……他几乎都要开始恨他了。

 

他感受不到自己的手了,这是好事。

相比于疼痛来说,习以为常的麻木至少是可以忍受的。

 

腿似乎也要消失了。

 

“B……那是谁?”

“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我。”

 

身体在迅速溃败、消解,如同他早已分崩离析的宇宙。

 

“他感染了毁灭日病毒?”

“也可能是自己注射的。”

 

这多像一场电影的倒放。他变异、生长、重组,他瓦解、萎缩、消亡。多少岁月流离波折,而坍塌的宇宙终究永不再重来。

 

“…为什么他会这么做?!”

“……”

“B?”

“…我不知道。”

 

他的世界早已死去,而他是怀揣执念的愤怒的逃逸者,穿梭在各个宇宙间,循环倒错着一场又一场复仇、杀戮、埋葬的戏码,执拗且疯狂。

他执念于过去,他执念于过去的执念。

——如果我能阻止这一切,最后的结局是否就可以避免?

在八岁那年血染的犯罪巷,在小丑将手伸向杰森的瞬间,在克拉克心中的恶魔之瞳睁开的至黑之夜。

 

“他可是要杀了我,这会不会和那个世界的我有关?你知道,鉴于有个宇宙里的超人变成了独裁者……”

“不尽然。”

“可是……”

“我了解我自己。”

 

他分不清自己是在上升还是在下坠,宇宙间刺骨的寒冷钻进他本无坚不摧的盔甲——以愤怒的熔岩浇铸而成,锁住所有尖叫着乞求的光亮。

他执着于黑暗的过往,他执着于过往的黑暗,将所有不那么黑暗的片段压在名为布鲁斯·韦恩的棺材板下,直到真名的咒语被打破,从坟墓中飞跃而出的最后一点光明轻而易举地杀死了他。

 

恨意与爱促使我追逐你的身影。

至死方休。

I know myself.

 

有些零星的画面从他脑中断断续续地涌出,艰难而滞涩地滴落到灵魂深处——他看见光明如昔的大都会,小巷错综的阴森哥谭,端着小甜饼的阿尔弗雷德,执剑的亚马逊女战士戴安娜,嚼着披萨的巴里和目不转睛盯着看的绿灯。还有亚特兰蒂斯统领七海的海王,四只叽叽喳喳的罗宾鸟,天行异客火星猎人……

以及光明之子,克拉克。

和哥谭宝贝,布鲁斯。

那些死去的,荒芜的,腐朽的,疼痛的。

 

棺材板轰然而开,点点光烬散落在命运亘古无言的天空下,他听见心脏断续跳动的声音,听见死人的喘息,听见骨头相互摩擦碰撞折断的嘎吱声,就好像这么多年静止的时间重新开始流动,而死寂已久的骷髅不甘心地回魂人间。

属于布鲁斯的那颗心脏,它艰难地跳动着,断断续续地尖叫出你的名字。

那被我遗忘已久的,我们之间,原本的模样。

 

Clark.

Clark.

Clark.

 

“Clar……”

未尽,已忘言。

 

——Fin——

暗黑之夜:蹂躏者里老爷的单箭头实在是太明显了啊!在与别人对打时脑子里还一边碎碎念……总觉得有股子爱而不得,恨何其深的味道。

在原漫里,老爷曾说“正是你的这种信仰,蹂躏了你的整个世界。”由于带了CP滤镜,我愣是把它看成了“我的世界”,而且印象十分顽固,还越想越觉得有理。

所以就把它丢尽了文里。

此处的“世界”,一指老爷原本生活的黑暗宇宙,二指老爷的内心秩序。老爷对大超的愤怒来自于被欺骗被背叛之感。当超人打破了誓言,也就打破了布鲁斯对这份希望的守望。人们在眼前死去,当八岁的悲剧重演,他会选择不顾一切去抵抗。长久以来压抑的愤怒、阴暗倾泻而出,平衡打破,内心失序。

恐惧是黑暗宇宙形成的原因,而让本已崩坏的事物滑向不可挽回结局的,是老爷的悔恨、绝望、面对既成事实的无力感,和对这种无能为力的愤怒。

就像破晓诡灯说的,我有世上最强大的武器,可我依然痛苦与空虚。

做再多的事都改变不了过去,可是那个我曾努力为之战斗过的未来,却也顷刻之间堕入了深渊里。

你把我变成了魔鬼,吃掉你是我唯一的报复。

其实写蹂躏者老爷面对主世界超认出他很惊讶是因为自己当时看漫画时,要不是他和其他蝙蝠一起出现,第一眼还真看不出他是蝙蝠侠(咦,这只杀气腾腾的大芝麻团子是谁?)自己给自己注射病毒,为了能与超人抗衡……溺亡怨魂也干了类似的事,把自己改造成水生生物以抗击亚特兰蒂斯,的的确确是蝙蝠侠的风格,对自己永远都狠得下心。

【记梗】变5 论柱子的胸甲的多用性

最近看了一位太太画的梗,画的是变5威总掏柱子胸甲的梗【吹爆太太!,看完重新回去刷了一遍变5,这哪里是宿敌对战?这分明就是两口子闹别扭嘛!

为什么威总动作如此清新脱俗不做作?下面分类讨论三种可能:(感觉御天敌很适合当这俩兄弟的干爹,所以私设一下)

1、  丢三落四X储物箱【就是太太画的梗】

威总小时候对于个人所属物过于随心所欲,以至于常在交作业时找不到作业被御天敌罚写检讨或是揍红蜘蛛时找不到趁手的枪炮。未来的破坏大帝怎么可能被这点小节所拘?所以他盯上了兄弟好看好摸好用的胸甲。

威:兄弟(dei),铁棍糖帮我藏一根。

柱:……

威:兄弟,能量块帮我藏一把。

柱:……

威:兄弟,这把枪等我下午找红蜘蛛时再找你拿。

柱:……

威:兄弟,这本杂志千万不能出现在那个老古板的视线里!

年复一年,在柱子的默许下,威总养成了一要找东西就掏柱子胸甲的习惯。

变5:

    威:兄弟,我的权杖不见了,我找一下。(上手就摸)

柱:滚!

威:(又惊讶又愤怒又委屈):We were brothers once!

柱:Once!(一脚踹飞)←大庭广众之下,害羞傲娇了

来客串被忽略的昆塔莎:呵,狗男男。

 

2、  丢三落四X贤妻良母(大误)

威总从小就有本事把自己和自己的兄弟完美地隐藏在一充电床的枪、炮、作业板、数据板、零食能量块、数据线之中,常常因为御天敌找不到他俩以为他俩上学去了于是威总柱子双双迟到。

贤妻良母的柱子开始帮威总清东西,威总一路丢他一路捡,暂时没手拿的先塞胸甲里。

于是产生了如下对话:

威:我的数据板呢?

柱(打开胸甲,掏出数据板):给你。

威:我的弹匣呢?

柱(打开胸甲,掏出弹匣):给你。

威:我的高纯能量液呢?

柱(打开胸甲,掏出能量液):给你。

……

后来演变成这样:

威:我懒得写炉渣的作业了。

柱(打开胸甲,掏出自己的作业):给你抄。

威:我要打得红蜘蛛叫爸爸!

柱(打开胸甲,掏出枪):给你。

威:我要研究一下两机如何顺利对接的方法技巧。

柱(打开胸甲,掏出杂志):……给你。

威:我要上你。

柱(惯性打开胸甲):给你……不对!!!

以下是和谐的拉灯。

【论柱子是如何实力宠坏兄弟的(就不该把杂志老老实实地交给他!——来自直不起腰的领袖的呐喊)】

 

3、  腹黑X呆萌

威总从小就立下了远大的志向,要把他那个胸大腰细P股翘的兄弟娶回家。

为了揩油为了这项伟大而光荣的事业,威总制定了一系列包括但不仅限于吃豆腐的计划。

其中一项就是在不经意间把柱子的胸甲变成专用暖手宝储物箱。

开始还象征性问一句后来一言不合就上手,天天摸胸袭胸埋胸的生活不要太美好。柱子原本还有点抗拒后来袭着袭着就习惯了。夫夫兄弟情趣嘛。

结果变5里当众扯柱子胸甲不说还往里面塞了一小纸条儿。

【XX点XX纬度XX经度 擎天柱我要和你单挑!!!】

后面跟着一溜惊叹号。

擎:……威三岁你好。

结果柱子还是气势汹汹地去了。气势汹汹,没错,他真的以为这是要决斗。

威:擎五岁你也不差。

两派首领失踪了一晚上,第二天回来就各自宣布停战了。停战书长达几万字,什么为了消灭昆塔莎为了世界和平为了塞伯坦的复兴,后来大概实在没话写了,来一句为了庆祝狂拽酷炫的威总终于变成了卤蛋。

不明觉厉的群众:WTF?!

让我们采访一下知情人士红蜘蛛和救护车。

“你说老大?他的事全霸天虎都知道好吧,就是没人敢说。想当年我炉渣的就因为夸了一句擎天柱腰好,被揍得差点回炉重造。” 

“为什么停战?你还要问为什么停战?!两个机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不停战等着西天掉下来一颗星星吗?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是医官啊!”

“停战协议?那个是路障写的。老大说开心就好,反正就是张喜帖。”

“停战协议?凯德不是说那是结婚证书吗?”

要江山更要美人的威总:今天的我也是这么机智帅气。

瞎jb翻译:

威:We were brothers once!(我们明明是兄弟啊!)

柱:Once!(昨天晚上你怎么不提这茬?装个P啊装!)

倒过来:

柱:We were brothers once!(我们明明是兄弟啊!)

威:Once!(我想上你,你却只把我当兄弟?!)